《不思考就是最大的独立》一文,是笔者近期遭遇某些人生变故后的阶段性产物,发在一个听众300有余的“小号”里,本质上不是为了获得任何认同,亦无说教意图;我只是希望尽可能给这些难以经受正统价值观审视的文字留有一小片宁静的休憩空间。
但如果让我发誓——万万不可对某位将本文(未经授权)转发至境外网站reddit.com的读者大发雷霆,我觉得实在有些违心。但某种程度上,我依旧要感谢这位网友;在reddit平台收获的谩骂之声恰好证明了我在这篇文章中的多个观点。

1、参与社会议题的讨论有可能让你形成“你在抗争这个世界黑暗面”的错觉,这没什么不好,甚至可能起一定作用;但问题在于,它会潜移默化地让你认为这是必然有用、或者唯一有用的途径。
有网友拿“长租公寓暴雷”的事件举例,试图告诫我们——装鸵鸟改变不了自己终将被“重拳出击”的结局。问题在于,但凡立足于长租公寓三方交易模式的弱势主体,即便参与社会讨论也改变不了自己受到损失的结局;也几无案例表明:仅仅因为频繁参与社会讨论,就有助于提前预知或判断在疫情期间长租公寓暴雷的必然发生。
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议题讨论的主要作用在于恶性事件东窗事发后的情感宣泄,或是毫无意义的价值观碰撞,或是亡羊补牢的舆论监督,它无助于专业知识的提升和人生经验的积累——你甚至不会想到在租赁合同订立前,去企查查之类的平台事无巨细地审视一番中介机构近5年来的财产状况、市场和法律风险,因为这个细节实在是太朴实无华了,与高大上的、长租公寓暴雷前、此刻正在被社会热议的话题比起来,实在不值得花心思关注。
在互联网键政久的人,不太愿意承认,大部分有助于保护自己的手段或生活习惯,其实是索然无味、不值一提的,它与敲键盘隔空骂人所带来的“爽快感”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
回到长租公寓的问题,必须承认,在一个社会化分工高度发达的时代,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提前预判所有领域细枝末节的风险;譬如,一个理工科背景的技术人才可能不会有像法律人那样对法律条款的敏感、不会像金融打工人那样对经济环境变化有着敏感的预判。这个时候需要做的是在现实社会里建立广阔的人脉,听听他人的意见——如果你要租房,你有一个律师朋友,一个电话过去,相关的风险就全数掌握在心里的。

2、价值碰撞过程中旗帜鲜明的观点,谩骂一定多于理性的声音,由此带来的负面情绪一定大于正向激励。
譬如《不思考就是最大的独立》一文被转发至reddit,许多网友对笔者文字中透露出的“奴性”表示大为震撼。但那些批判我的人又怎么敢这样大放厥词呢?如果把那些人召集到现实中来,以“谁更敢于抗争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为题展开一场评比,我很有自信能击败其中的多数人。如果要比谁为社会进步做出的贡献大,我也很愿意和他们说叨说叨我的光荣履历。
问题在于,为什么我要对着一个在网络空间素不相识的人做自我介绍,是我在求职吗?是他们每月给我评绩效发工资吗?这就是我在前文所说的,矛盾化解所要求的点对点形式在现实条件下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理论上,你是以一人之力敌数十亿网友,效率低下,且无法筛选辩论对手的实力以改善辩论的建设性。与其和他们“友好交流”,为什么我不去陪女朋友逛个街吃个火锅呢?

3、不思考就是最大的独立。
这句话其实是我随口说的,看起来极具煽动性,文章被迫转发到reddit果然起到了效果——他们果真以为是墙内的某个无可救药的人在宣扬“无知即力量”,说得好像看过《1984》这部小说的人就天然更有知识一样。
活跃于墙外的网友,或者具体到reddit这个平台的网友,他们最大的问题在于,在一个个小社区里汲取着被有意筛选的内容,时间久了,就果真以为自己成了一个更高档的人类,欣赏墙内的见闻就如同欣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但殊不知,如果他们是人类,那我便是神,现在轮到我审视以及审判他们了。
他们一定也想不到,此文被未经授权转发不到19个小时,我就捕捉到了这一幼稚举动,并且慷慨激昂地嘲讽了一番。看来我的实力不容小觑啊。

本篇文章来源于本人微信公众号: 可以使用该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