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退出对任何社会议题的关注和讨论,有着太多显而易见的好处:

1、当今的社会议题以负面新闻为主,议题参与以“抨击”为主要表现形式,参与其中难免给人建立嫉恶如仇的印象,这对网络空间人际关系和个人良善形象的维系造成了潜在的、难以预测的损害;
2、价值评价基于事实素材,因材料选取问题和事实掌握程度差异导致的评价分歧,极容易滑落、异化为对人的智商和价值观进行互相指摘和侮辱;这种矛盾不可避免,且时常发生在“隔空对话”的公共空间;公共对话是以一对多的Broadcast形式,但误会化解往往需要P2P(点对点)的连接方式,成本过高;
3、即便基于同一事实,人们基于不同价值观也会存在对立观点;但理性人必须认识到,即便是家人、恋人、朋友,也难免有价值观差异,但不是每一种差异都严重到需要恩断义绝的程度,更没必要因此和关系没那么熟的人“伤和气”;价值观主要是规范自己为人处世的工具,只有到了因价值冲突致使自己面临迫在眉睫的“实际危害”(人身或财产损害)时,才有必要挺身而出;
4、除了价值观本身的差异,还有一种被我自称为“价值观偏移”的现象。即:即便对于较为“中性”的孤立社会事件,某A本身持温和态度,但基于其自身社会地位的考虑、以及对其他相关事件的综合认知,某A认为以一种特定立场偏向的、较为偏激的、情绪化的方式参与议题更有利于维护其自身利益或解决某些潜在社会问题;但这种“有意的偏移”几乎无一例外会被人误解为“这个人本身就很极端、充满戾气”;
5、脱离社会议题讨论有利于“不思考”,“不思考”才能促进真正的思想解放。在当代,“独立思考”早已不存在现实土壤——因为思考之独立不仅仅在观点本身,更在于引发你思考的初始动机和关注方向。网络社区基于算法推荐的议题设置,其背后的推荐机制和控制权限隐没在“黑箱”之中,紧跟社会议题顺势而动难免被人利用——不思考就是最大的人格独立;
6、脱离社会议题讨论有利于个性发展。参与社会议题的讨论不会因为其披着“政治参与”的光环而掩盖其系一项普通业余活动的本质,过度参与这种活动会挤压甚至严重阻碍其他兴趣爱好的发展;这种阻碍不仅仅体现在时间精力的冲突,而在于打字、发表观点这两件事实在是太简单,以至于形成潜在、但难以根除的舒适圈,随时都能令你全然忘却可能早在十年前就立下的“要在某一兴趣爱好领域有重大突破”的宣誓;
7、脱离社会议题讨论有利于家庭幸福美满。学生时代只对“学习”负责,但一旦独立生活,就会发现“整理自己的生活”是一件极端耗费精力的大型工程。参与社会议题不利于给自己留下充足的时间保持家庭居住环境整洁、不利于做一顿营养均衡且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不利于洗碗、擦桌子、不利于陪伴家人、不利于与朋友保持健康的情感交流(因为过度的情感支出被用在了和你素不相识的人的争执之中);
8、脱离社会议题讨论有利于不再对世界抱有美好的期盼,减少社会发展形势的动荡对个人生活境遇造成的精神层面影响。除了那些每天霸榜的热点事件,这个世界的恶性事件每秒都在发生(更不要提那些披着合法外衣逍遥法外的恶徒),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的APP和网络空间,随便以“校园霸凌”为关键词检索,以此为卖点的群聊数量数不胜数;在唐山时间发酵的当下,前述火爆的群聊中,每日都有新鲜的校园霸凌素材被实时披露,供人赏玩。跟随舆论热潮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恶永远无法消除、甚至可能愈演愈烈”的现实。承认这个世界的恶战胜不了善很难,但对于维持自己的心理健康来说则尤为重要。
9、脱离社会议题讨论有利于尊重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承认自己是一个在整个历史范畴下无足轻重的普通人。在任何时代,社会讨论再激烈,观点再激进,总有一个极限,越过那条线,会导致极为不利的后果。聪明人懂得避开房中巨像,愚蠢的人因为不谨慎而吃亏也只能一辈子憋在心里。那吃亏过后能怎么样呢?一切向“钱”看,以充分的物质保障,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这便是这个时代中一个普通人最有可能接近的“成功”。

本篇文章来源于本人微信公众号: 可以使用该名称